摘要:撰文:Kevin Sekniqi,区块链初创公司 AVA Labs 联合创始人编译:卢江飞来源:medium.com「加密网络」的最大价值主张是什么?我们认为,答案是「金融市场的去碎片化」,其路径是以

撰文:Kevin Sekniqi,区块链初创公司 AVA Labs 联合创始人

编译:卢江飞

来源:medium.com

「加密网络」的最大价值主张是什么?我们认为,答案是「金融市场的去碎片化」,其路径是以无意识的方式实现如下两个关键部分:

1.首个金融共同语言的创建,即「资产转移协议」(ATP,Asset Transfer Protocol),它相当于「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 的金融等价物,Http 是 Web 领域的共同语言;

2.首个金融通用基础设施的创建,即第一个「AWS」(Amazon Web Services),这一基础设施让那些核心的金融应用程序和项目基于共同语言而构建,且以免费而合规的方式构建。

我们试图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是加密网络的杀手级价值支撑元素?我们觉得,答案就是,资产 / 资本流的功能化(Functionalization)。特别是,加密网络有很大机会打破私人市场和公共市场之间的鸿沟,使资本流毫不费力地在各种资产类别中转移,从而在金融市场中促成网络效应。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是一个可互操作的共同资产网络,资产将在其中被视为一种高等级的可编程对象,可在该网络中自由流转,且仅需通过简单的应用程序接口(API)调用。换句话说,市场将从各个定制的、孤立的解决方案过渡到一个共同网络,即「去碎片化」。

什么是功能化?

功能化理论,是指通过一个抽象的功能性流程,给市场的创新行为建模。功能化理论如此通用,其本身就足以涵盖像本·汤普森(Ben Thompson)的「聚合理论」这样的市场理论,我们强烈推荐读者可以去看看汤普森的文章。在高层级水平,该理论的主张简单明了(摘自最初的文章):

…功能化是一个让终端用户对一组产品或服务的消费变得可重复、可扩展且可预测的过程,它也反过来使产品或服务物更美、价更廉; 功能化是将一组平台(产品 / 服务)组合、转换和标准化为一个模块化的、可调用的功能,从而使该平台更具可扩展性、可重复性和可预测性。

功能化,其实是我们通过组合从现存服务来创建更高级别「功能」的过程。简单的例子:亚马逊(Amazon.com)。在买方侧,亚马逊通过一项功能将三个关键服务组合到一起:搜索(即发现)、购买和交付消费品。在亚马逊出现之前,消费者也可以自己操作上述三项服务,但只到亚马逊出现,才将所有这三项服务打包为一项服务,事情才变得不那么困难。Shopify 是另一个关于功能化的好例子,他们实现了「支付、市场营销、物流和客户参与工具」的功能化,简化了小商户开设线上商店的流程。

功能化的基本要义是:找出独立存在的多个产品和 / 或服务,然后把它们组合为一个可重复且可扩展的单一新产品和 / 或服务。反过来,和单独各子组件服务的销售相比,整体服务的销售可以更便宜,服务也更好。

今天的资本市场处于什么阶段?

一百多年前,私人市场和公共市场之间并没有区别。之后通过设置一个监管框架,各国政府开始区分两者,旨在消除开放的资本流给市场带来的尾部风险。(链闻注:尾部风险是指在巨灾事件发生后,直到合约到期日或损失发展期的期末,巨灾损失金额或证券化产品的结算价格还没有被精确确定的风险)实际上,美联储的职责就是确保,如果市场快速下跌,金融危机能被妥善管理。对于任何一个渴望稳定的政府,货币政策的控制都是一个明智的选项。在大萧条之后美国新增了一些法定制度,比如创建「证券」及其背后的监管机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等 「保护措施」,以防止后来的经济下滑。但这样造成了一个持久的裂痕,可以说在好几代人的时间里削弱了资产市场。

尤其是,这个监管框架在资本流入「公共」和「私人」市场时造成了分流。这个监管政策带来了一个不幸的结果,那就是将大量资产类别锁定在流动性低、难以发现、不可访问的休眠池中。这一问题可在下面的象限图中展示:

事实上,这极大地阻碍了金融市场的潜力。举个例子,每次当你想出售一件东西,买方不得不经过一系列复杂流程来证明自己是一个「经认证」的买方;而作为卖方的你,万一不小心将商品出售给一个因审核不完善而「未经认证」的买家,则有可能面临严厉的法律处罚。虽然不能准确的预测,但我们可以预言,如果日常用品的交易设置了这样的限制,那么亚马逊这样「巨兽」恐怕就只有今日规模的百分之一了。

最大的机会:ProCap (可编程资本),即功能化资产流。

让我们想象一下,没有这类禁止性限制的金融市场是怎样的。

· 如果我们可以将任何资产类别自由地(大致符合各种条件)从一个所有者向另一所有者转移,会怎样呢?

· 如果我们能够为任何合约(即资产)创建其数字表示形式,并像通过互联网传输数据一样容易地移动其所有权集合,会怎样呢?

这就是资产流的功能化将带来的景象。如果能有一种对合约进行数字编码的通用方法,我们现在不仅可以更轻松地移动、发行和发现资产,而且其实现方式仍可遵循必要的监管条件,符合本地、国家以及全球监管主体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