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现在,其实大部分中小企业处于观望期,很多企业还没进行大刀阔斧地开源节流是企盼 2 月底结束,3 月恢复正常。但随着开工日期不断后延,2 月如果没好转,3 月将是一个巨大的公司倒闭和就业人员失业潮的开

「现在,其实大部分中小企业处于观望期,很多企业还没进行大刀阔斧地开源节流是企盼 2 月底结束,3 月恢复正常。但随着开工日期不断后延,2 月如果没好转,3 月将是一个巨大的公司倒闭和就业人员失业潮的开始。」
Candaq 集团创始人兼 CEO 林子昊(墨客)这样告诉 Blocklike。
 
「各地备战是按到 5 月份来准备的,中年企业还能撑过 3 个月吗?」他还提到。
 
距离原定开工日期 2 月 10 日已过去几日,但受疫情影响,开工时间一再被推迟。各地「复工」之日再度被拖延,已经使得不少企业进退两难。
 
面对全国大部分地区自封的局面,各种类型的企业均承受到了压力。在区块链行业,中小型、初创型企业数量并不算少,现金流是否充足、线上业务如何推进、人员安排是否稳定、线下活动难以进展等都成了行业内需要面对的问题。
来自交易平台、投资机构、技术提供方、矿业的各路大咖,又提出了怎样的解决思路呢?
 
 
 现金流问题与开工难题
 
在行业内,交易平台、项目方等参与主体向来偏好「办会」。
 
在疫情蔓延的大背景下,国内大部分活动延期成为了比较普遍的现象,多项行业内线下活动已经被都被推迟、甚至取消。据了解,首尔的 NiTROn2020 会议、香港的 Blockchain Week 2020 以及 Token 2049 等活动均已推迟;加密货币借贷初创公司 DeFiner 已经取消了一个十城周游投资项目。 在宣传上,线上 AMA 这一方式成为了目前可行的选择。
 
不过,「分布式办公」 在这个行业内并不陌生,这一词还曾一度被用于从业者间互相调侃。综合社群、媒体等多个渠道的消息来看,大部分的交易平台、项目方、相关服务提供商对于分布式线上办公易于接受。
 
相比之下,媒体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大部分区块链媒体从业者均对 Blocklike 表示对正常工作流程影响不大,开工情况较为顺利。但从行业层面来看,以媒体为代表的区块链第三方服务提供商在行业通常被归于弱势参与主体,对整个行业整体情况有一定依赖性。
 
在矿圈,前几日,这一消息在从业者们社群中传播颇广: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称其一个偏远的郊区矿场,矿机被要求强制关机,不让复工。
一位熟悉矿圈业务的从业者告诉 Blocklike,这种现象并非只此一家,更早于此,一些距离市区稍近的矿场被关闭的时间更早,被迫停工的不在少数,而矿圈内的机构实则二八分化严重,一些企业或将撑不过太长时间。
 
Blocklike观察到,截止发稿,比特大陆、嘉楠、神马均已发布公告,推迟生产、发货、售后等时间。而据数据显示,2 月 11 日挖矿难度调整至 15.55 T,较 1 月 28 日上调 0.52%。与 1 月 28 日(4.67%)和 1 月 15 日(7.08%)的增长幅度相比,已有下降。
 
有分析认为,面对比特币减半、疫情影响、丰水期即将到来等多个因素,区块链矿业从业者在接下来或将承受更大压力。
 
 
解决之道
 
面对当前状况,在传统行业存在的企业现金流流转问题或许同样存在于行业生态中的各家公司,如何应对便成为了热点话题。
 
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发表观点认为:「03 年非典的时候,我还在创业,那一年管理层都只拿基本生活费,到年底结余后才补发的工资,今年比非典还严峻,对很多创业企业是生死关,一定要严控成本,死卡现金,最少要保持假设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 6 个月的现金,最好有 12 个月,根据这个来倒算成本。」
 
在木屋资本创始人黄海光的眼中,团队的稳定即为业内小微企业度过难关必须要考量的因素。根据他的分析,疫情对业内小微企业的影响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对经营资源产生制约力,如存量业务,财务储备;
二是打乱了多数企业的近远期规划;
三是加剧小微企业人力因素的不稳定;
他认为,以上三个问题中,人力因素是前两大问题在企业内部传导的唯一路径。 
 
黄海光建议到:「个人认为裁员作为财务控制方式在现阶段已非最佳策略,就成本管控而言,不但不应裁员,反而应将有限的财务能力用于支撑和重塑内部人力,在人上将关注点聚焦于『稳』,以人力之稳反哺财务之健,一稳价值观,借危言志,明确底线,开诚布公聚拢人心。二稳岗位功用,定义时局所需的岗位职责,奖惩机制,重新组合、梳理岗位流程,提高岗位人员在关键事务参与感,着重培养和激励跨岗人才,确保岗位能效。三稳管理核心,必须降低方向目标模糊性,充分授信,完善大事决策和责任机制。 」
 
「疫情时局未明之际,若能历练一支功用完整能效充足的团队,即便团队身后所属品牌尚不强势,但在疫情解除后便能以有生力量快速处理释放而出的规模性需求,成倍揽获外部此前无法触及的经营资源。 」
 
生机暗藏
 
区块链行业向来不缺机遇与挑战,疫情下也是如此。
 
清华 X-Lab 区块链实验室创业导师崔伟在接受 Blocklike 采访时表示:「大的危机来临时,公司均会倾向于缩减开支并把投资或消费的重心放在核心需求上,那么短期内,一部分不属于核心需求的区块链相关应用可能会受到影响。但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可以把这个时间窗口视为一个机遇,我近期也在协助一些项目,区块链创企完全可以在慈善、疫情数据监测、跨地域信息沟通等方面找到机会,倘若能在这些新的应用场景下再一个月内做出一些实际应用出来,就不仅是对区块链技术实际价值的真正考验,也可能会看到一个新的市场,我认为这是大家应该一起努力的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诸多来自传统行业的声音,对区块链技术展示出更多的兴趣。
 
复旦大学张江研究院教授陈文君近日表示:这次疫情对区块链行业考验和机会并存。考验在于区块链行业的组织能力是否都能够在远程情况下不影响开发进程;如何与没有疫情的国外科技公司竞争;如何与疫情中的场景方、上下游企业合作均是难点所在。不过,数字政务在疫情当中产生更多需求,这将是区块链很好的场景;此外,产业数字化建设需求更加迫切,因此对区块链技术的需求增多,区块链落地将进一步加快。
 
在传统领域,银河证券董事长陈共炎日前称:疫情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了应用金融科技提升服务能力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未来要以数据为基础,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核心技术为手段,推动证券公司业务数字化。
 
在疫情防控期间,光大银行郑州分行推出福费廷区块链交易平台等线上服务,提供足不出户也可以享受的各种金融服务。而「福费廷」正是由云象区块链提供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平台。
 
福州通过区块链技术增强人员疫情防控信息数据库真实性、相互宝使用区块链处理冠状病毒索赔、支付宝用区块链实现全程可追溯的防疫物资信息服务平台,这一个个案例已经让更多人看到了区块链行业的魅力。
 
此次疫情将于何时结束尚无法准确预判,但对于大多数已采取行动的区块链从业者来说,春天并不会太过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