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谁说自动驾驶寒冬?2月11日,L4自动驾驶公司Nuro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谁说自动驾驶寒冬?2月11日,L4自动驾驶公司Nuro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9.4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加持。加上之前高榕资本、G

谁说自动驾驶寒冬?2月11日,L4自动驾驶公司Nuro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

谁说自动驾驶寒冬?

2月11日,L4自动驾驶公司Nuro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

9.4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加持。

加上之前高榕资本、Greylock Partners、网易创始人丁磊在内的投资,历史融资额已超过10亿美元。

Nuro官方虽未披露估值,但据称该轮完成后,Nuro已是一家估值27亿美元的公司。

在目前仍然身心独立的无人车创业公司中,估值仅次于32亿美元的Zoox.

另外,9.4亿美元的单轮融资额,也刷新了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单轮融资全球纪录。

而且资本寒冬和经济周期大环境下,Nuro之行,显然也是对自动驾驶价值的持续证明。

Nuro无人车,物流变现

Nuro之价值,目前靠物流变现。

即把自动驾驶的技术和服务,应用在物流领域,特别是本地配送——“中国话”来说:O2O。

Nuro通过自主研发的无人车来完成一系列即时配送,包括生鲜、外卖、包裹等货品。

这款自主研发的无人车,名为R1,发布于2018年1月。

形状就像一个小面包车,或者说一个带提手的便当盒。它的高度和丰田汉兰达差不多,宽度确只有普通轿车的一半左右,上路送货比普通车辆更节省空间。

这款车的侧面隔间可以容纳大约10个购物袋,也可以装上其他装置,比如储物柜、加热或冷冻装置、甚至干洗架。

这款车就没给人类司机留位置,车里没有方向盘、踏板等装置,也没有驾驶座。

车顶上的“提手”搭载了自动驾驶所用的传感器阵列,包括激光雷达、摄像头和雷达。

其后一年,Nuro围绕R1展开了商业化运营。

12月18日开始,Nuro与全美最大的生鲜连锁超市Kroger合作,率先在亚利桑那州上路。

当地用户在线下单Kroger货品,就能享受无人驾驶配送,一周7天无休,下单当天或次日交货,没有最低消费要求,运费一律5.95美元——41元人民币。

这种级别的配送费在中国算贵,但在人力成本高昂的美国,十足便宜。

所以初步得到验证后,Nuro接下来的目标是在美国其他地区铺开。

这既是Nuro扛起如此估值的原因,也是Nuro为什么需要如此大融资额的背景所在。

Nuro下一步

Nuro联合创始人Dave Ferguson感慨:

我们花了两年半时间打造了一支世界一流的团队,发布了全球首个面向公众的无人驾驶送货服务,并与全球领先的合作伙伴一起创造了从根本上改善我们日常生活的自动驾驶产品。

这次和软银的合作,有机会加速实现通过自动驾驶技术重塑物流配送和其它应用场景的愿景。

当然,融资自然也是为了进一步抢夺人才。

Nuro称,将利用这一轮融资完善其自动驾驶技术,并继续大幅招募世界一流的人才。

最后,不可忽略的还有Nuro的“造车成本”。

目前Nuro自主研发的R1,因为完全自行打造,据说成本不菲,单车就达百万元。

但不知软银愿景出手后,是否会进一步在日本车企和Nuro之间牵线搭桥,帮助后者进一步降低 制造门槛。

侧维进击高速物流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Nuro的融资官宣中,还透露了一个“小方向”。

虽然Nuro目前核心方向是即时配送——车速和路程都有限。

但并不意味着Nuro没有更大更长的野心——高速物流。

他们称,也将自动驾驶技术授权给自动驾驶卡车公司Ike,围绕卡车展开无人驾驶货运,即通过合作先期展开。

Google无人车里分出两条路

最后,再次简单介绍一下这家“硅谷”无人驾驶公司。

Nuro,源流演变自Google无人车。

2016年由前Google无人车团队首席软件工程师朱佳俊,以及Google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负责人、首席工程师Dave Ferguson创办。

其中,朱佳俊可谓是Google无人车团队最早的成员之一,也是Google无人车团队最早的华人面孔。

他2005年从复旦大学毕业,两年后从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期间在Google街景团队实习,搞出“click-to-go”的新想法,并获得专利。

2008年,朱佳俊正式加入Google,其后又进入Google无人车团队,直至成为软件方向的负责人,其所领导的小组,后来还打造了已载入无人车发展史册的Google“萤火虫”无人车。

所以现在Nuro走上一条自主造车的自动驾驶之路,大概也是承袭了萤火虫一脉。

不过既然已提到朱佳俊,就不得不讲到Chris Urmson,这是Google无人车中分出的另一条路。

Chris Urmson算是朱佳俊在Google时的领导,他是Google无人车项目当时的CTO,也是整个项目负责人。

从2013年Google无人车创始人特龙离职后,Urmson接管了他的工作,直至Google 2016年决定空降当前Waymo CEO John Krafcik,Urmson离职创业。

但之所以说Urmson是另一脉,是因为他坚持了Google无人车“初心”,一直走在L4乘用的路上。

这不算是一条被Google无人车离职工程师看好的路。

在不少报道中,他们都或多或少表达过:越研发推进,越觉得L4乘用完全实现,几乎是一件天方夜谭之事。

所以朱佳俊等离职之时,跟他一起出走的30多位Google无人车成员,选择了载货方向。

但Urmson却坚持了载人方向。而且进展也不错,刚刚宣布的融资中,Urmson创办的Aurora估值25亿美元,拿到了亚马逊、红杉资本领投的5.3亿美元融资。

更有意思的是,朱佳俊和Urmson,都还跟滴滴发生过一段情缘。

朱佳俊是创业初期就被滴滴追逐,程维希望收购朱佳俊的团队,成为滴滴无人驾驶的基石,但没有得偿所望。

Urmson则甚至已入职过滴滴,其后复出,创办了Aurora。

现在,朱佳俊和Urmson,一个站在L4载货,一个驶向L4载人,前者拿到软银愿景投资,后者持红杉亚马逊通关卡。

但不论载人载货,最后都将万佛朝宗。Nuro可能一直都在低调研发“载人”,拿到亚马逊投资的Aurora也不太可能“物流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无人车上路,好戏也才刚刚开始。

另外,还有一家载货为核心的无人驾驶公司,也拿到了一大笔融资。

“自动驾驶寒冬”?

快醒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