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爱兵要切!用兵要狠!大道至简。都说任正非多么伟大、多么神秘,实际上我们去看他的讲话,所说的都是一些非常朴实的常识和道理。从某种意义上,神话一个人和污蔑一个人都是对这个人的人格侮辱。在这个喧嚣浮躁的时代

爱兵要切!用兵要狠!

大道至简。

都说任正非多么伟大、多么神秘,实际上我们去看他的讲话,所说的都是一些非常朴实的常识和道理。

从某种意义上,神话一个人和污蔑一个人都是对这个人的人格侮辱。

在这个喧嚣浮躁的时代,我们欠缺的就是平常心,就是对常识的敬畏和理解。

比如创业和管理。

著名管理学家,《华为基本法》起草人之一的吴春波教授表示,根据他的长期观察,军人出身的任正非,对待下属无外乎六个字:“爱兵切,用兵狠。”

他既不坚持“慈不带兵”,也不迷信“关爱下属”,他从来不走极端,从不爱憎分明,从不是非鲜明,永远保持着他那恒久的灰度。

实际上,“爱兵切,用兵狠。”六个字就是带队伍的精要所在。

如果你对员工没有关切之心,那么员工自然不会全身心的投入在工作当中,毕竟一份打工赚钱的工作而已,可以随时换一个。

“玻璃大王”曹德旺说过,对待员工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真正做到关心他们的利益和前途就够了,这就“爱兵切”啊。

而“用兵狠”说的是必须严格要求员工的工作质量和目标,人都是有惰性的,所谓管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逼迫员工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以获取持续的成长空间。

道理很简单,但很多老板都做不到这六个字。

一般来说,在管理员工上有两种情况。

楚汉争霸的时候,韩信从项羽那里跳槽到刘邦的队伍,他对刘邦说,“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弊,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

项羽这种就是典型的爱兵太切,他可以对下属解衣推食,关怀备至,但又吝啬于赏赐,所以韩信说他是妇人之仁。

多少老板都是这种,员工承认他是个老好人,对谁都客气温和,谁都不想得罪,但员工会喜欢他,但绝对不会尊敬他。

还有一种用兵太狠,如苏联时期有几个著名的将军,他们之所以能够打胜仗,就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把士兵当人,完全是靠士兵的命去填,没有什么指挥上的杰出建树。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指这样的管理。

上面所说的两种管理都是过犹不及,所以任正非说管理上要讲灰度哲学。

“任何事物都有对立统一的两面,管理上的灰色,是我们的生命之树。我们要深刻理解开放、妥协、灰度。”

这其实是说在公司管理当中的功利原则和实用主义,毕竟,管理要对结果负责。

“爱兵切,用兵狠。”就体现了华为的管理灰度。

要明白这六个字不是对立的、分割,实际上,“爱兵切,用兵狠。”是融合在一体的。

就像前面所说,不管是爱兵还是用兵都是为了“士兵”和公司的共赢,员工成长了,变得优秀了,那么公司的竞争力也就变强了。

用兵狠恰恰是对士兵最深沉的关爱,我们看一些机关单位和企业当中,员工不怕老大的脾气不好,交给的工作又难又多,他们最怕的是自己没有好的前途。

都知道华为是狼性文化,任务重、加班多,但从华为出去的员工为什么提起华为、任正非都是尊敬和感恩?

就是因为他们在华为获得了很大的收益和成长。

爱兵切,说的是要真心对待员工的利益和前途。

而如果你真的关心员工的利益和前途,那么你必然是“用兵狠”,因为公司要发展员工要利益和成长,就必须获取增量利益。

这就需要员工的努力奋斗,需要员工去拿结果,商场如战场,上了战场不狠一点怎么行?

或许员工当时不理解,但胜利的结果会告诉他们,你是对的,你是在真心关心他们的切身利益。

不然,公司只是一团和气,那是虚伪的,也是无法持续下去的。

而除了工作力求结果,在日常当中任正非对普通员工也保持了人文关怀,比如2013年的《华为公司改进工作作风的八条要求》第二条指出,“不给上级送礼(贺卡、邮件、短信、鲜花除外)。有上级参加的非因公就餐应由上级付账(AA制除外),更不允许以公费名义报销因私就餐费用。”

任正非一方面为员工的艰苦境况和健康而牵挂、落泪,一方面又毫无犹豫的把他们送到最艰难危险的工作一线,他说,铁军都是打出来的。他还说,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让你们去英勇奋斗。

实际上,“爱兵切,用兵狠。”就是任正非管理的精髓所在。

任正非曾用霍去病把皇帝赏赐的好酒倒入泉中和士兵共享的例子说明,华为“力出一孔、利出一孔”的文化都是基于和团队成员共同奋斗、共享利益的精神。

离开了“爱兵切,用兵狠。”六个字,其他的管理技巧不过是些隔靴搔痒的伎俩和花招罢了。

大道至简,常识都是很简单的,但好多人就是无法懂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