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文章来源:蜂鸟财经News系统配送4倍投资额,拉会员返利,200天4倍收益……11月初,一个名为“鸿禧链”的宣传海报出现在不少币圈玩家的微信朋友圈里。推广群里,“财富导师”大力宣传这个来自“新加坡的国


文章来源:蜂鸟财经News



系统配送4倍投资额,拉会员返利,200天4倍收益……11月初,一个名为“鸿禧链”的宣传海报出现在不少币圈玩家的微信朋友圈里。

 

推广群里,“财富导师”大力宣传这个来自“新加坡的国际大盘”,将用“稳定量化交易”让投资者躺赚。

 

“财富自由的机会”被资深玩家李月一眼识破,“就是资金盘。”2015年就涉足此类游戏的她,参与并目睹了这些传销资金盘跟着潮流翻出的花样,从保险、P2P转向今年大火的新概念“区块链”。

 

“本质就是利用人性的贪婪,鼓动会员投资并发展下线,吸引更多的资金。但一旦后续没有人愿意加入,或者开盘者直接跑路,游戏就会崩盘,太多人亏死在回本的路上。”


  “财富导师”连环轰炸拉人入群

 

自从添加了鸿禧链“财富导师”的微信,罗飞的手机就没消停过。“每天他都会发来不少消息,介绍鸿禧链项目的收益模式,宣传片还很带科技感。”

 

罗飞提供了“财富导师”发来的宣传资料,上面显示,区块链、智能量化交易和闪付云支付系统等,都是鸿禧链具有的“技术”特点,并声称智能量化交易策略可让投资者实现年化收益362.7%,而“闪付云支付系统比比特币更加强大,可让跨境实时交易成为可能”。


“财富导师”口中,鸿禧链的开发团队来自新加坡,拥有十年以上的成功创业经验,但除此之外,并没有给出更详细的背景资料。


你甚至很难在网上寻找到他们的官网,倒是在很多网络媒体平台上能看到他们的自媒体推广,甚至还有英语软文。

 

在11月6日某英文网站上刊发的有关“鸿禧链”的介绍中,该项目的团队背景被介绍为“Hon jubilee Foundation of Singapore”,而在有关团队负责人的推广视频中,也声称项目来自新加坡。


但无论是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还是在该国的企业管理局(ACRA)上,蜂巢财经均未查到“Hon jubilee Foundation of Singapore”的注册信息。

 

罗飞并没有看到太多该项目的技术体现,“更多说的是投资啊,收益啊。”他说,推广人员告诉他们,鸿禧链有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两种模式。以投资1000美元为例,静态收益就是系统将配送4000美元到会员账户,每天按照2‰~8‰进行释放返利,还可以通过做每日任务,获得额外的1‰~5‰的释放速率。

 

“而所谓的‘鸿禧动态计划’,就是拉人,会员进行市场推广,推广1个用户,可获得50%的管理奖金;推广2~10个用户,可获得不同比例的管理奖金,看上去是加快了回本速度。”


拉入会员投资,还能得推广佣金,“例如新会员投资1000美元,你可以获得10%的推广金+新会员80%的积分。”鸿禧链的“财富导师”称。

 

从模式上看,该项目通过设立培育奖、级差奖、服务奖等奖励名目,鼓动会员拉新,拉进来的人越多,奖励就越丰富。

 

刚刚大学毕业进入职场的罗飞有些动心,但他在网上看过太多关于“区块链传销骗局”的新闻。11月中旬,在“财富导师”左一条、右一条的宣传视频攻势下,他想先打8000元试试。充钱之前,他向“导师”最后提出疑问,“这项目靠什么盈利?”

 

“你投资进来,我们会有100位金融分析师做的量化交易策略来帮助稳定盈利,闪付云支付系统出来后,还会有更多的盈利场景。”紧接着,“财富导师”晒出了不少其他会员投资的截图,并强调,越早入场越能占到好位置,更快回本赚钱。


“就是说,现在还没有什么场景,那个闪付系统也还没出来,就让人投钱,看上去很不靠谱。”犹豫之中,他向一名律师朋友咨询,被告知这是典型的资金盘传销手法,“和著名的马夫罗季MMM骗局异曲同工,只不过加入了区块链的概念。”

资金盘从P2P理财转向区块链

 

MMM平台的骗局由来已久,早在20多年前,就被定性为“世界上最大的庞氏骗局之一”。1994年2月,俄罗斯人马夫罗季创立MMM股份公司,并在俄罗斯全国几乎所有知名媒体投放广告,以高投资回报为诱饵吸引投资者。

 

MMM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利用后来者的资金给前期投资者支付利息,并无支撑实体价值的商业主体和盈利模式,投资者往往在高回报的吸引下,不断入局并发展新用户。但一旦没有新的资金流入,或者后续新投入的资金不足以支付前人的“收益”,庞氏骗局便立即引爆。当时的俄罗斯,曾有数百万人参与MMM金融金字塔,总计被骗走上百亿美元。

 

有法律人士向蜂巢财经介绍,MMM骗局传入中国后,开始不断升级迭代并与时俱进,演化成分红盘、拆分盘、互助盘等玩法,但本质上都是相同的逻辑。

 

蜂巢财经记者以小白投资者的身份在鸿禧链宣传社群中添加了一名资深玩家李月,在问及这是否是传销时,她笃定地回答,“肯定是传销啊,但传销能亏钱也能赚钱。”

 

李月透露,她从2015年就开始参与这类资金盘游戏。“那时候刚大学毕业正在实习,加了一些群就有人主动来推荐类似的项目,从此便扎了进去。”

 

她回忆起第一次投资,“我直接跑去了人家办公室,直接就投了几万。但最后刚刚回本,开盘的团队就跑路了。”没赚钱的经历没有阻止李月的行为,她觉得,如果进场足够早,就能跑赢传销从而赚钱。

 

李月开始留意网络上层出不穷的资金盘游戏,“那时候开盘的团队大多以保险投资、P2P投资的概念来吸引会员,但‘好盘’和垃圾盘有很大区别。”

 

李月总结她经历过的资金盘套路时称,用心包装的开盘团队,可能会让游戏持续得久一点,“从宣传资料、视频、网络推广、系统等多个角度来看,视频有拍摄的,也有网上合成的,鸿禧这个看上去就是合成的,跟自己项目不搭边,一般是花几千块做的;其次,要看有没有团队的人做地推,如果有负责人地推的视频放出来,也会玩得久点;还有返利的利息不能太高,超过3%很容易崩盘;再就是看有没有落地公司,在中国的盘,有实体的一般维持几个月到半年,国外的盘好一点的,有半年以上的,但一般一个游戏不会维持超过一年。”

 

从李月的描述中,我们几乎看到了今年某些跑路区块链项目的影子。她告诉蜂巢财经,不要对这些项目抱太大希望,“哪怕有些项目包装得很好,但维持几天就跑路的仍占多数。”

 

从2015年玩到现在,李月也见证了资金盘传销套路的升级历程。从保险到P2P理财,从微商再到炒币、区块链,资金盘的炒作概念一变再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没有什么实体,就是所谓的投资模式,玩家也越来越不好骗,传销团队就会一直研发新的套路。”


“区块链资金盘”系统定制仅2.8万元

 

李月印象中,挂着区块链“羊头”的资金盘传销在2015年就有了,但2017年大范围冒了出来,“有一些注册了公司,公司名字一般都是XX区块链、XX共享、XX智能之类,‘帮呗’就是一个典型。”

 

2017年下半年,一个名为“硕利链付宝”的公司发行了虚拟币“帮呗”,号称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拥有智能合约体系,虚拟币是会员身份的象征,且数量恒定。加入会员的条件是一次性花3000元购买“帮呗”,最多投10万元。与鸿禧链一样,同样设有静态收益,也可以通过拉人头获得动态收益。

 

“帮呗”作为虚拟币,从未登上过交易所,而是在一个独立的“区块链会员系统”中流通,其价格每一天都在上涨,但所谓的区块链和智能合约从未开源,完全由硕利链付宝公司掌控。

 

入局的人越来越多,投资者都相信“帮呗”的价格会逐渐上涨,越早进场就越早赚钱。但很快就出现了会员无法提现的问题。今年开始,“帮呗”被湖北、湖南等地的执法部门以“非法传销”的名义查处。

 

利用区块链、虚拟货币概念设传销骗局,让很多没有专业知识的人防不胜防。而在这背后,有一条完整的链条在精心谋划。

 

李月向记者透露,很多传销团队根本没有技术能力,他们的系统一般都是外包来做的。


蜂巢财经查询发现,网络上有不少专做分红盘、互助盘、三级分销等资金盘的软件提供商,对方告知,一般的资金盘开发大概18000元,区块链系统则在28000元左右,大概16天就可以开发完成。

 

当蜂巢财经向其索要模板时,对方显得颇为谨慎,称“这个可以来公司看”。在该客服的QQ空间,可以看到其开发的一个挖矿系统介绍,推广收益机制与鸿禧链相似,同属资金盘传销玩法。

 

在传销团队内部,也有着鲜明的分工和工作流程。蜂巢财经与一名资金盘推广人员深度交流发现,一般传销团队中有两种角色,分别是策划者和推手。策划者主要负责研究资金盘玩法,包装团队等;推手则主要负责宣传和拉人。

 

“一般情况下,策划者在完成玩法设计后,会给推手做培训。比如区块链、虚拟货币、量化交易这些概念他们可能不懂,就会进行讲解。培训之后,推手开始在网络上发起推广,吸引投资者进场。推手在团队中极为重要,他们可能是微商、直销和一些自带流量的‘大V’。”

 

该推广人员直言,并不是每个盘都能赚钱,很多推手会同时推几个盘。“你想想,大家都去开盘,谁来玩?开盘也会亏钱的,前期要投入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钱,但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进来,就基本玩儿完。


赌徒演绎现实版“偏向虎山行”

 

从用劣质产品拉人头讲课,到MMM骗局滋生,传销紧跟潮流,前脚脱下P2P理财的外衣,后脚又披上区块链羊皮,如同追风新金融的“先锋军”,一路踩着风口前进,给做着发财梦的投资者设下陷阱,大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势。

 

一名反传销人士认为,之所以各种传销屡禁不止,根源在于人性的贪婪,“这种资金盘模式根本不用给下线洗脑,为什么?贪啊!金晃晃的高额返利摆在面前,不是谁都抵得住诱惑。更甚者,原本对传销躲得远远的,当得知这是个‘跑得快的游戏’,却妄想跟传销赛跑,赌在赚回本前传销不跑路。这就是赌徒心态了。”

 

蜂巢财经调查发现,不少投资者在参与资金盘传销时,都知道其具备风险,但还是心存侥幸,把希望寄托在传销团队的良心上,期待一夜暴富,但却往往陷入传销精心设计的“博弈游戏”中,最终落得倾家荡产。

 

李月深知参与传销项目的危险,尽管也多次遭受损失,但几次赚到钱的经历,却让她难以停下脚步,“这几天正在物色下一个项目,系统做得好,考虑投一点。”

 

2015年便不再工作的李月,已经习惯了主动奔向传销的日子。而在她的身后,还跟着数不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热血赌徒和最终欲哭无泪的“韭菜”。

 

李月说,加入区块链“佐料”的资金盘传销在2018年已经死去了一大批,随着区块链的概念不再神秘,传销团队还会研究更先进、更具迷惑性的策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传销如此,“赌徒”和妄想一夜暴富的受骗者又何尝不是。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